刘宝军《倴城,太阳落山了,灯光在天上》
作者:刘宝军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3582

人间的烟火,已然熄灭,本该万籁俱寂;
天上的电眼,依然长明,伴着塔吊低吟。

历来,大凡民众入睡后的声响,多为扰民;
今朝,那是居民伤痛里的希望,无此不眠。

希望的曙光在天上闪亮,
居民的紧张舒缓了许多。

一片片高楼在塔吊下崛起;
宽慰或骄傲从阵痛中萌生。

古老的倴城,
怎一个“破”字了得。

在元将倴盏的目光中诞生;
从刀枪剑戟的沧桑中走来。

乏黄的史志上写着屯粮集草;
祖辈的口传里可见弹痕硝烟。

倴城史上写满了纵深和渊源,
却从没有向高空提升的记载。

当,立地顶天的塔吊和日落而明的天灯,
把倴城从历史沉积中吊起,在天地间闪光——

倴城人的头颅和目光,因塔吊的升起而高昂;
倴城,也在前所未有的疼痛中变革、崛起。